当前位置:综合网 > 娱乐新闻 > 明星 >  粉丝公益应援背后:粉头暗中抽成,中介明码标价,百万资金沦为明星宣传费?

粉丝公益应援背后:粉头暗中抽成,中介明码标价,百万资金沦为明星宣传费?

发布时间:2018-11-26 19:00:28   来源:花边明星  浏览:
原标题:粉丝公益应援背后:粉头暗中抽成,中介明码标价,百万资金沦为明星宣传费? 作者/吧啦 编辑/关关 “呵呵,粉丝公益应援早就成所谓产业链了。” “据我了解,很多粉头和粉丝公益项目都有猫腻,一般粉头会获得10%左右的返利。比如说一个公益项目,粉丝集资说捐赠了10万,实际上真正捐出去的可能只有3万,剩下的7万

原标题:粉丝公益应援背后:粉头暗中抽成,中介明码标价,百万资金沦为明星宣传费?

作者/吧啦 编辑/关关

“呵呵,粉丝公益应援早就成所谓产业链了。”

“据我了解,很多粉头和粉丝公益项目都有猫腻,一般粉头会获得10%左右的返利。比如说一个公益项目,粉丝集资说捐赠了10万,实际上真正捐出去的可能只有3万,剩下的7万被粉头和项目负责机构通过各种手段节流了。”

前几天,一名业内追星族云淡风轻地跟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谈起最近越发流行的粉丝公益应援,对于他来说,公益项目中粉头有利可图似乎已经司空见惯。而按照这种说法,其背后可能涉及到的账目问题着实令人震惊,毕竟粉丝公益应援由来已久,有些流量艺人的粉丝团每年在这方面投入的资金以百万计数,一年下来整个粉丝公益应援市场的量级更是达到千万。

尤其是今年,随着国内对明星艺人政策环境的收紧,对影视综艺内容的限制越来越多,更多审视、监管的目光聚焦到明星这个高收入人群,建立一个正向的群众口碑对艺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因此很多艺人尤其是流量艺人对可以增强自身正面形象的公益活动需求越来越大。这样的需求根本无需经过宣传便会迅速扩散到粉丝群体中,也成为了他们借机为自家偶像“宣扬正能量”的有效途径。与此相对应,粉丝公益应援的体量飞速扩大。


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通过多方观察和采访发现,情况或许还没有如开头资深粉丝所说的那么严重,私吞集资钱款还未演变成产业链,绝大多数粉丝还是抱着善意的初衷来做公益。但不可忽视的是,不乏粉丝在做公益项目过程中为了追求方便快捷,盲目信任缺乏服务资质的第三方机构,使得有心人有利可图,让不少公益善款进入了捞金人的口袋。

花样繁多的粉丝公益

正能量之外的操作空间

粉丝公益应援由普通应援演变而来,主要也是由粉丝自发组织,各粉丝站和后援会参与。但公益应援的好处在于,相比于经常让大众诟病铺张浪费、感叹壕无人性的普通砸钱买曝光式应援,这种方式更能彰显自家偶像的正面影响力。因此很多粉丝都会为偶像建立专门的公益站。艺人每年的出道纪念日、生日等重要节日都是粉丝重点做公益应援的时间节点。

粉丝在公益应援上很舍得花钱,单个流量艺人的粉丝花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在公益应援上的不在少数,以易烊千玺的粉丝为例,仅仅是今年在生日公益应援上所捐赠的金额就超过了400万。

易烊千玺粉丝统计的公益数额

而这样的公益应援同样会引发“攀比式竞争”,尤其是对于存在竞争关系的流量之间,其粉丝群体也会把公益应援作为比拼的方式之一,一个赛着一个的追加数额,力求把自家偶像捧成“最正能量”的那个。

且不论出发点如何,能在广泛粉丝群中收获大笔资金用于公益用途,目的总归是好的,但是由于这些资金的来源方式多样,也给了“有心人”操作空间。

其中最为安全的一种是由粉丝站发起号召,粉丝们在淘宝上购买免费午餐这类官方公益项目,又或者往官方公益基金的账户打钱,然后将付款截图统一发送给站子,用做之后的统计和宣传,还不乏粉丝站和品牌达成合作,带领一众粉丝完成数据任务便可得到品牌以偶像的名义做公益项目。


由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发起的免费午餐项目

这些途径在实施过程中,或是不涉及金钱交易,或是由粉丝群体以个人行为向正规公益组织发起捐赠,操作过程中粉丝站并不涉及资金的收集、管理,只起到号召的作用,也避免了出现违规操作的可能。

也有的资金来源于粉丝站统一募集,再向公益机构捐赠。这其中有的来源于粉丝站日常通过出售自制周边,扣除制作成本之外的剩余,也有的来源于站子内部管理人员的募资。尽管这个过程中会有“粉头”经手资金,但由于出发点是“真实公益心态”,不少款项也来源于管理者自身,大多会在内部或是公开费用明细,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公开透明性。

但不可忽略的是,当下依旧存在不少粉丝站不怕麻烦向散粉募资,最后再统一做公益项目,这其中就存在操作空间了。

正如开头业内追星族所言,除了个别卷款跑路之外,有些职业粉头甚至会和一些公益项目方达成合作,对募资所得善款共同抽成。比如募捐了10万善款,但实际投入使用只有3万,在项目收据或者证书上的数字依然是10万,粉头和项目方则按比例瓜分剩下的7万。

当然,这只是极个别现象,但在粉丝经济旺盛的当下,有心人想要利用热切盼望为爱豆付出的粉丝并非难事。

粉丝公益项目要收服务费

公益衍生明码标价的生意?

除了粉头之外,觊觎粉丝公益这块香饽饽的还有生意人。

粉丝有时候无暇或无心顾及项目的细节,但又有做公益的需求,于是便有人以公益应援为名将其发展成为一门生意,靠包办公益项目获取中间费用。

比如,有些粉丝应援平台会明码标价,收取服务费。如捐助一个爱心书屋需要总额8000元的费用。粉丝只要付费、签订合同,便可将项目全权交给对方负责,最后只要以偶像的名字命名的书屋落实便完成项目。而在这个过程中,承办公司便会收取一千到几千不等的费用,明码标价。

这些服务机构往往以企业形式运营,但以民间公益组织自称,很少有粉丝会在合作之前先在中国社会组织公共服务平台核实其是否为在相关部门备案的民间组织,只凭借对方的合作对象下判断。“合作之前认真有查看对方的微博,发现他们已经与很多其他站子合作过,看起来挺靠谱的。” 与某服务机构合作过的某粉丝站负责人Ada说。这样一来,便不断有新的粉丝站子愿意加入合作。

可事实上,如果这些组织没有备案,便意味着没有官方部门介入监督,交给他们的钱款究竟流向何处,是否有暗箱操作,全凭组织者自觉。

另一个粉丝站的负责人小雨告诉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2016年她曾尝试找过一个中间机构帮忙做一个贫困学校的小型公益图书角(由几百本书组成的教室图书一角),由对方负责全权对接落实,但整个项目加起来报价花费需要超过万元,小雨大概计算后,觉得要价远超过成本,并未选择。

同时有另一家服务机构也主动联系上了她,提出由她提供书本,后续的购置书架、整理挑选、运输、落地仪式和媒体报道等等流程都可以包办,“比如他们会邀请当地的报纸或电视台来报道落地仪式”,但需要收取3000块的劳务费。这家包办后续服务的机构很受欢迎,已经与600多家粉丝团合作过,合作模式有固定费用,针对不同项目会收取数额不等的劳务费。按照其一千到几千不等的收费标准,目前收取的服务费用已经超过百万。

想到本质上是为了做公益,没有必要把钱花在中间商上,于是最终小雨自己联系到了湖北当地的一个贫困学校。从购书、运输、购置书架到最后落成,整个过程只花了不到七千元。

“像公益图书室这种有第三方机构参与的公益活动,受助方直接由第三方负责联络,是从合作一开始就有的规定。”Ada告诉我们。这样一来,粉丝后续要直接跟踪核实的可能性也没有了。

虽然有些合作方会允许粉丝参与全程,但因为时间问题或者无法直接联系受助方,有些粉丝很难做进一步的跟踪和落实。

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根据主动联系小雨的某粉丝公益服务机构的微博获得对方的联系方式。采访期间,对方表示主动联系粉丝是看中其在公益项目中的传播力,希望借助粉丝群体的扩散,让更多人关注到公益。而收取的服务费主要用于志愿者分拣图书的劳务费,“每个项目收取1000元左右的服务费”。在项目过程中,粉头可以组织其他粉丝来线下参与整个运输和捐赠过程。目前组织也已经在相关部门申请注册。


而在明星资本论根据粉丝的反馈进行的追问下,对方称不同项目会有不同收费标准。


对于粉丝来说,不论是民间组织还是有相关部门认证的基金会,本质上都是中间方,只是后者基本上没有后续的捐赠仪式、媒体宣传等服务。因此,对于公益组织的选择完全基于粉丝的需求。

但在律师看来,一般来说,企业如果没有在民政部门注册,挂靠在某个官方慈善组织,没有资质做慈善募集。企业没有在相关部门备案,做募捐属于擦边球行为。没有监督可言,但又很难判定是否有违法行为。

如果企业涉及非法集资则可能会触犯刑法,如果以合同形式做公益项目合作,则涉及到企业的收入和缴税。与正规慈善组织相比,企业的税点要高得多,这样一来,粉丝真正用于公益的资金就打了折扣。

“很难说粉丝站组织者对此完全缺乏认知。但有时候我们的宣传诉求更大,时间和精力有限,这种一站式承包公司等于是花钱买服务嘛,而且后续配套的宣传效果甚至比直接参与官方基金会的公益项目更好。”粉丝站负责人莎莎告诉明星资本论。

抱持这样想法的组织者并非少数,相比公益的性质是否打了折扣,他们更关心的是后续的宣传声量是否足够强大,能让自家偶像的形象显得更高大些。

为了公益为了爱

公益应援到底应该怎么做?

当然,还是有很多粉丝做公益的初衷是正面的,出于想要帮助他人和对偶像的喜爱,“在做好事的同时能给爱豆带来正面影响,何乐而不为?”

“你会觉得这个事情很棒,因为喜欢一个人而加入一群人做好事,被捐赠者可能并不认识我的偶像,但也会发自内心地对TA心存感谢。同时,我喜欢的人竟然有这样的力量让一群人主动去做公益,会让我觉得很自豪。”参加过公益应援活动的粉丝Coco说。

也有粉丝长期坚持公益行为,把做公益做成了习惯。Ada所在的粉丝公益组织现在和一所孤独症儿童学校建立了长期联系,基本上每个月都会去探访,根据对方需求来捐赠物资,“似乎应援的概念已经弱化了。”

也有目的很明确的粉丝。“公益有时候不是为了讨好大众,而是为了讨好偶像,比如将某个公益项目送给爱豆,想依靠这种特殊性获得偶像的青眼。”Beta说。

但相比这些更单纯的公益目的,在今年,越来越多的粉丝站开始把通过公益应援来为爱豆脸上贴金视作动力,尤其是流量艺人的粉丝,甚至把公益应援算作数据任务的一种。粉丝文文告诉明星资本论,对于粉丝来说,有时候应援就是为了帮助偶像树立正面形象,目的达到了就行,也没有时间精力去追踪资金和物资的后续。

为了提高粉丝们的参与积极性,有粉头或者站子采取追加的形式来给散粉制定阶段性的捐赠目标。比如当捐赠金额达到一定数目,站子会追加一万捐款,最终为善款拿下一个漂亮的数字。

和渠道数据一样,粉丝为爱豆参与了多少公益项目,捐赠了多少善款都是值得和其他艺人的粉丝对比和炫耀、向大众彰显爱豆正面影响力的资本。

但不论公益应援的目的为何,都既能提升大众对于自家爱豆的好感度,也能得到爱豆本人的支持。因此,尽管国内公益项目鱼龙混杂,粉丝仍对公益项目有很大的需求。


今年的政策风向摇摆不定,嘻哈限令、税务自查自纠、限娱令、限偶令等等一个接一个,为整个娱乐圈带来了不小的焦虑感,明星们更加迫切地要往根正苗红的方向靠拢。有业内人士称,在这样的政策环境下,有些大型综艺项目已经减少宣传费用,避免声势过大引起有关部门注意。而不少定档要播的网综,其实最终能否播出都还两说。

有粉丝告诉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现在有些经纪公司担心粉丝搞得太大,对粉丝也不开放公益应援以外的应援授权,因此粉丝只能将卯足的劲儿用在公益应援上。这也是为什么今年有些流量艺人的大型应援活动以公益应援为主。

这样一来,粉丝通过公益项目来为爱豆达到宣传目的的需求就会更高。

面对粉丝高度的需求和积极性,百万森林这样的大型官方公益项目也专门开辟了粉丝团专用捐赠通道。将粉丝公益做成生意这件事,在粉丝经济尤其旺盛的今年,相信还会有更多人加入。毕竟现在无论粉丝去到哪个领域,都有一把镰刀等待着来收割。

话又说回来,只要粉丝本质是做公益,也达到了慈善性质的效果和目标,这种行为都应该得到支持。

有条件的情况下,有心做公益又想借此扩大爱豆影响力的粉丝最好在选择民间的公益合作方之前,先前往中国社会组织公共服务平台中检索该组织是否已经登记在案,主动选择更正规的平台,更透明的方式。又或者直接与受助者联系,像探访敬老院这类线下小项目都是不错的选择,虽然宣传效果恐怕没有办法达到包办服务的水平,但是集腋成裘,粉丝也具备更多的参与感。

但如果最终目的就是为爱豆脸上贴金,所以为了取得宣传效果而选择非正规的公益项目,使得慈善资金落入捞金者的口袋,有相当一部分花在了本不必要的宣传上,岂不是本末倒置?

当大众回过味儿来,等待着他们的也许便是更加严苛的舆论风暴了。


喜欢记得分享朋友圈哟

延伸讨论

你认可以宣传为目的的公益行为吗?

更多文章

  • 中国大片悉数崩盘的原因,我们找到了!
  • 色情难控、数据似假、变现困难,陪玩行业的风还能吹多久?
  • “众矢之的”音集协

管理员:花边明星
  • 今日排行
  • 本月排行
  • 总排行榜